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:喂不熟的狗
书名:空间农女:将军赖上我 作者:鱼果酱 本章字数:336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21:21:18

玉瑶进了空间,看着眼前已经成熟胳膊堆积成山的粮食,心里格外满足。

药田里的药也早就长了不知多少年,那药效肯定比药铺里的好不知多少倍,玉瑶想着,等回去的时候,顺便将这些药交给方紫焱️,看看能不能尽快帮玉锦展解毒。

最近几天,她一直都在忙着,明天也该去跟玉锦展碰碰头了。

玉瑶看着活蹦乱跳的小狸儿,心里说不上的满足。

她一点点看着小狸儿变化,到现在已经是一只精美的九尾狐,小狐狸的样子火红如流云,小眼睛更像是能勾人摄魂。

玉瑶还真不知道,刚才她想的已经成真。

“小主子,你终于肯来见小狸儿了,你都不知道,小狸儿已经好久好久没看到你了,我好想你。”小狸儿亲昵的跳上玉瑶的胳膊窝在她的怀里,小可怜的模样还真是惹人心疼。

玉瑶嘴角抽了抽,要不是知道这小家伙会装傻充愣,还真被它骗过去。

玉瑶一把提起它,小眼睛对上它的模样,“小狸儿,我进来是有件事想问你。”

“小主子问吧,只要小狸儿知道的,一定都告诉你!”呆萌呆萌的样子,像是能软化玉瑶的心。

“小狸儿,所有的蛊毒用你的血都能解吗?还是有别的方法?”玉瑶不想用小狸儿的血,它的精血都跟她的修为有关,它好不容易才长出来的尾巴,可不能因为一个岳雪就再消失掉。

别人不知道,她可是最清楚了,小狸儿这家伙太喜欢偷懒,要不是因为这样,它只怕早就能幻化成九尾狐。

“这要看什么蛊毒,要是全解的话,只能用小狸儿的血,可要是解一半呢,当然可以用别的方法替代。”小狸儿那双绿豆般发现的眼珠子滴溜转了半圈,明显是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什么东西代替?”救岳雪本就没必要全都帮她解毒,玉瑶想着,或许这样解了一半更容易问出想要的话。

“就是那只笨鸭子,他新长出来的毛,中间有一小撮,颜色呈现赫红色,比其他的颜色要深,只要拿几根它的毛,再配上玉露一起服用,就可以解一半的蛊毒。”小狸儿笑吟吟的模样让旁边好梦正酣的鸭子硬生生醒过来。

对上一人一狐那阴唳的眼神,顿时身上的毛都竖起来,这是对危险的一种本能。

可惜没等它扑腾着逃走,就已经被身后的小七给提溜到玉瑶面前。

果然,在它身子底下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小撮红色的毛,“小东西,主子我想跟你讨一样东西,你别急,很快就好!”

“……”没等小鸭子反对,玉瑶就已经动作迅速的将毛揪了好几根下来。

“嘎!”一声惨叫,扑腾着还没长全毛的翅膀对着小狸儿就扑过来。

小鸭:“丑狐狸,你竟然敢暗害我,让我咬两口,否则这仇不共戴天。”

小狸儿:你最丑你全家都丑,能帮小主子是你的荣幸,再说,我的血可就把毒全都解了,你这个废物的才会有用。

玉瑶听见它们两个相互讽刺,转身就带着一瓶玉露出了空间。

将玉露跟鸭毛放在一起,没想到转眼的功夫鸭毛就被融化了,玉露也跟着变成赤红如血的水。

玉瑶喂她喝下去,好在玉露入口即吸收,没费多少劲就喂了进去。

玉瑶看了她一会儿,给她把过脉,见她脸色似乎并没有之前那般铁青,这才走出去。

玉瑶出门吩咐面前的小厮,“等会儿她可能会吐血,或者是有不适,你过去帮她换下衣服,等人醒过来,立刻派人通知我们。”

“是夫人!”这小厮不知道玉瑶的身份,只觉得眼前的女人决不能轻易得罪,躬身进去,小心的服侍。

自从岳雪被关押起来之后,府里已经被吴管家一顿清理,现在府里的下人都已经是他们的人,自然严谨起来️,整个王府都安静的摄人。

见人已经传来了,楼兰洪天也没问,陌染上前握住她的手,“累吗?”

“我没出力。”她根本就没动,哪里会累。

“等会儿人会醒过来,不过她体内的毒并没有完全解除,所以你有什么话可以尽快询问。”玉瑶提醒道。

“好,等会儿我亲自过去问。”楼兰洪天也知道,能暂时保住她的命已经不容易,也不用奢望再救她,再说,她也不配。

玉瑶在王府后院转了半圈,觉得快到圆圆下堂的时辰了,起身过去看看。

还没靠近,就听见一阵朗朗的读书声,听声音就知是她儿子。

夫子看了玉瑶一眼,见旁边跟着楼兰洪天,让圆圆出去说话。

“爹娘,你们怎么来了?”圆圆极为满意这位夫子,毕竟他讲的内容都是他喜欢的,听君一席话,受益匪浅。

“嗯,有点事过来看看,你们在这里可还习惯?”玉瑶看着儿子有些内疚。

她好像许久没这样看过儿子,不知不觉,圆圆已经与她相差无几了。

“娘不用担心,儿子很好,外祖父找的夫子待儿子也极好,儿子很喜欢。”

看他是真心喜欢,便放下心来。

楼兰洪天已经让人准备的饭菜,一家人进了膳堂,用过饭之后,陌染跟楼兰洪天进了书房聊事。

百无聊赖的玉瑶干脆带着喏喏去了后院。

全嬷嬷听说王府突然进来一男一女,还是王爷亲自出门迎接的,很是好奇,她今儿特意过来看看,没想到在后院里碰到人。

全嬷嬷身边带着一名丫鬟,身上更是绫罗绸缎,头发花白,精神矍铄,这样的她看起来就像王府的老夫人。

这老太太应该就是便宜爹的乳娘,不过看这派头倒是半点都不像一个乳娘,比老夫人都要尊贵。

“大胆,哪儿来的野女人?竟然见了老夫人都不见礼?”全嬷嬷身边的丫鬟厉声质问道。

看她虚张声势的样子,玉瑶眉头深锁,一脸不悦。

这个女人莫不是得了什么失心疯?她哪里看着像野女人?

玉瑶连理都不理,直接握着喏喏的手往后院走。

她不想在这王府里惹麻烦,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,她似乎不太想让楼兰洪天为难。

就当给自己积德。

“喂!你聋了?没听见我跟你说话?果真是野女人,没有半点教养。”丫鬟立刻挡在玉瑶面前,拦住她的去路。

旁边的全嬷嬷仿佛没听见,或者是认同了这个女人的话,神色淡然的看着玉瑶,那双混浊的眼睛里也隐隐含着指责。

“让开!”玉瑶淡淡的撇她一眼,那清冷如冰的眼神让她后背上都生了白毛汗。

这个女人的眼神好犀利,宛如冰刃,让她不寒而栗。

“不让,你还没老夫人见礼,谁准许你走了?来人,把这个木人给我抓起来,不敬老夫人拖下去打。”一个丫鬟能够如此嚣张,可见这个全嬷嬷有多不把人放在眼里。

玉瑶勾唇,冷幽的声音像是夹了冰渣子,彻骨冰冷,“老夫人?如果我没记错,摄政王的母亲是已经去世的女皇,而这府里又何来的老夫人?不是所有的野鸡穿上龙袍就能称凤凰,从骨子里就散发出来的低贱让她不配!”

“你……你个贱人,来人给我拖出去打,打死扔到乱葬岗!”

老太太终于肯正眼看玉瑶,只是那双眼睛却含着杀气。

果真是头养不熟的老狗。

“你到底是哪儿来的?本夫人似乎从来没在王府见过你,看来吴管家挑人的眼神越发没眼里劲了!”对刚才丫鬟的叫嚣半点都没有指责,像是还透着认同。

看他们主仆这熟练的程度,平日里一定没少干这事。

“老夫人,这种不敬尊卑的下人,奴才这就让人丢出府去发卖了。”那丫鬟分明就是没有半点顾及,张口就是打杀发卖,处处透着凶狠。

“嗯,去吧。”全嬷嬷都答应了,丫鬟自然没了顾及,甚至脸上还透着杀戮的疯狂。

这下玉瑶真要怀疑这主仆两个就是疯子。

这杀人还都能这样高兴的,她倒是第一次见。

“来人,把她抓起来。”丫鬟招呼一声,可周围的护卫没有一个人敢动手,一动不动。

这下是真惹怒了那丫鬟,“你们都听不懂本姑娘的话吗?让你们抓人……”

玉瑶眼神透着轻蔑,“似乎姑娘的话并没有多管用,不如我来试试。”

“黑鹰,把这个女人丢出去。”陌染跟玉瑶身边,黑鹰可是一直都跟随,进了这摄政王府也不例外。

玉瑶一声吩咐,眼前就出现一道黑影,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,刚才还叽叽喳喳的女人就已经被丢出去,嘴里还发出一声惨叫。

全嬷嬷怒了,用力杵着手里的芝兰花的拐杖,“大胆,简直胆大妄为,你这是要翻出天去竟然敢在本夫人面前逞凶,简直大逆不道。”

“老太太,你还是别动怒为好,要是真被活活气死了,我担心也没人帮你下葬!”跟玉瑶比嘴皮子,那就是自找苦吃。

等吴管家闻着消息赶过来,老太太都快被气的七窍生烟了。

在府里他本就跟全嬷嬷不对付,直接无视她铁青的脸,跟玉瑶询问道:“夫人,您没受伤吧?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